1. <form id='527063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192377'><sup id='626600'><div id='257958'><bdo id='014892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  • 微博
          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           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            女子与“小鲜肉”网恋 对方影帝级表演骗了十多万

            来源:附近哪有全套服务 中国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 2019-10-15 05:19:01
            【字体:

            章丘附近哪有全套服务十薇信45345707【推荐】全网最靠谱最快捷的全套√服务√包夜√服务√全天24小时√预约十薇√直接安排√非诚勿扰√准时安排送达目的地√


            “95后”铁路电报员:续写老一辈的“电波传奇”----

              新华社上海10月5日电(记者贾远琨)今年的国庆节假期对于“95后”青年高山行来说很特别,因为这是他参加工作定岗后的第一个国庆节。高山行是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通信段的一名电报员,国庆值班期间他有一项重要任务——和一本几乎没有规律的7000字明码本过过招。

              从第一条铁路运行开始,铁路电报这一行当就随之产生了。在人们的印象中,电报工作的场景里应该有老式的电报机和伴随着滴答、滴答声忙碌的发报员,随着时代的发展,这些浓缩着几代人记忆的场景渐渐被现代化的通讯作业取代,但由于电报具有准确、迅速、保密、畅通等特点,从受理、译电到派发、投递均由人工完成,具有可追溯性,因此电报依然在铁路运输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              尽管有现代化的通信设备辅助,但电报所里还是忙个不停。高峰期间,工作人员每天要处理数百份电报,电报信息包括旅客列车载客、货车编组、水箱加水、内燃机车加油、临客开行、紧急突发情况等,是维护铁路安全稳定运行的“信号灯”。

              对于刚刚上岗的高山行来说,发报、收报只是一个开始。七天国庆假期里四天上岗,高山行作为电报所最年轻的一员,在前辈们的指导下已基本掌握收发报工作流程和操作规范,现在他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尽快熟记一本7000字的明码本。一组数字代表一个汉字,几乎没有规律,死记硬背是主要方式,这对于高山行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。“假期值班这几天,正好可以静下来好好背一背明码本,以后才能接好师傅的班。”高山行笑着说。

              高山行的师傅叫张贤,马上就要退休的他,希望尽快把电报工作的要领传授给高山行。“铁路电报是铁路系统内公文重要的组成部分,它既是凭证,更是指令。我们所在的电报所自建立以来,为华东地区铁路运输提供了长达半个世纪的信息传送服务。”张贤说。

              高山行的爷爷当年在部队也是一名发报员,这让他有一份特殊的电报情结。“现在年轻人都喜欢时尚、个性,觉得电报工作很枯燥,但我觉得发电报挺有个性,而且非常考验人的记忆能力,要干好这个工作可不容易。”高山行笑着说。

              说到要领,高山行明白,收发电报没有诀窍,靠的是认真负责的态度和不怕吃苦的精神,他要尽快接过师傅的接力棒,续写老一辈的“电波传奇”。

            彼得•汉德克:那个曾“怼”诺奖的作家获奖了----

            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0月10日电(记者 宋宇晟)2018年和2019年两届诺贝尔文学奖10日晚揭晓。获奖者之一是彼得•汉德克(Peter Handke)。

              这位在公众看来有些叛逆、感情激烈、甚至还骂过诺奖的奥地利小说家、剧作家,是一个什么样的人?中新网(微信公众号:cns2012)记者采访了汉德克成名作《骂观众》中文译者之一、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教授梁锡江。

            彼得·汉德克(Peter Handke)资料图片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彼得·汉德克(Peter Handke)资料图片。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            曾“怼”诺奖的获奖者

              在汉德克与诺贝尔文学奖之间,有这样一个有趣的细节。

              2016年,彼得•汉德克到访中国,当时恰逢美国民谣艺术家鲍勃•迪伦获得诺贝尔文学奖。

              在被问及如何看待一名歌手拿到了诺贝尔文学奖时,汉德克可谓是直言不讳。

              “这是个巨大的错误!鲍勃•迪伦确实很伟大,但他的歌词没有音乐什么都不是,诺奖评委的这个决定是在反对阅读,甚至是对文学的侮辱。”

              当时,盛名之下的汉德克在中国遭到围观。但很显然,他并不享受这样的境遇。

              记者梳理3年前的采访报道,其中不乏这样的表述——

              答了几个问题后,灯光炙烤下的汉德克突然像头愤怒的公牛爆发了:“为什么?为什么?哪有那么多为什么?我也不知道为什么!我从不问为什么!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问的都是我50年前写的书,为什么不能谈谈我的近作?”

              其实,汉德克的形象从他年轻时就已是如此了。

              1966年的一天,24岁的汉德克闯入著名德语文学团体“四七社”的聚会现场,指责当时在座的文坛名人题材守旧、语言陈腐,甚至直斥“当时的德国文学作品没有任何价值”,一时语惊四座,引发热议。

              据说,被骂的人当中就包括199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、《铁皮鼓》作者君特•格拉斯。

              历史和汉德克开了个玩笑,2019年,这位骂过诺奖得主的作家,也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。

            《骂观众》书封。《骂观众》书封。

              为什么要“骂观众”?

              同样是1966年,当时还留着长发、穿着皮衣、戴着墨镜的汉德克发表了他的成名剧作《骂观众》。

              为什么要“骂观众”?

              这部作品的中文译者之一、上海外国语大学德语系教授梁锡江告诉记者,几年前他曾与汉德克探讨过这个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“他说自己创作这部作品的时候,想法并不是特别多,只是他和女朋友一起去看戏,看多了就萌生一个想法:表面上看,戏剧舞台是一个空间,观众坐在下面是另一个空间;但他觉得,这实际上是假的、是一种幻觉。”

              汉德克认为,剧场中的演员和观众都同处一个空间,并不是因舞台的存在而将剧场割裂成两个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梁锡江说,汉德克的《骂观众》就是想戳破这个“割裂空间”的幻象。“他说,这部作品的灵感来自于披头士的一首歌《I want to hold your hand》。他是想握着观众的手告诉他们这件事。”

            诺贝尔奖官网截图诺贝尔奖官网截图

              “求真对他来说最重要”

              在2016年汉德克的那次中国之行期间,梁锡江也曾担任他的翻译。

              时至今日,被问及汉德克那段时间给他最直观的感受时,梁锡江的第一反应是三个字——好作家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管是在观众答问的现场,还是做自己的叙述访谈,你会发现,汉德克非常执着于遣词造句,可以说是金句不断。这一看就是一位好作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梁锡江的第二个感受是“老头挺倔的”。

              “汉德克本人就是这样一个较真儿的人。他觉得这个事不对,他就不想做。当时主办方请他出席一些活动,有的他就没有配合。另外,由于中国观众对其作品了解不多,所以有几次访谈的记者、嘉宾其实没读过他的书,他就觉得无法对话,不太高兴。”

              汉德克自己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这样的“缺点”。他曾表示,自己身上最大的缺点就是缺乏耐心,一旦受不了什么事就会表现得特别激烈。

              不过,在梁锡江看来,“求真对汉德克来说最重要,他只是试图把自己想到和看到的一切用文学的方式呈现给读者,达到和读者交流的目的”。(完)


            相关文章

            热点推荐

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中国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            主办:中国新闻网 协办:中国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中国新闻网
            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